食器柜用来放置谷子家的碗碟茶具

作者:彩票投注 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23 13:48    浏览::

  原标题:二手家具三分离卫浴…夫妻俩开挂改造20年老房,别再说房子太旧只能凑合了

  谷子和雨先生婚后一直居住于此,后来女儿芽芽出生,算起来在这里已经凑合有10年之久了。

  倘若生在古时候,谷子一家一定隐匿在某个山野,搭个带院子的木屋,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。

  直到有一天,两岁的小芽芽在老家河边捡了一块石头送给谷子,这件事对谷子的触动很大,原来石头也能作为一份礼物,原来理想的生活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。

  不能选择出生年代,但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,家在哪里不重要,和家人在一起才重要。即便在繁华的都市,也能过上理想的生活。

  改造后的新房,彻底改变了一家三口,也改变了他们的生活,谷子遂将新家命名为“萌石头生活博物馆”。

  受《饮食男女》、《海街日记》等经典家庭电影的影响,谷子觉得家宴、餐桌和饭菜,就是一个家的缩影,谷子想要打造的家,就是一张餐桌的延伸。

  “萌石头生活博物馆”的餐厅四周没有任何墙体,空间与空间的过渡完全依靠柜子的隔断。

  以餐厅位置为中心,三个方向分别连接厨房、客厅以及和室,四大空间既开放又独立。

  在厨房做饭的谷子,可以看到在餐厅准备餐具的雨先生,以及在和室画画的芽芽;

  饭后在餐厅收拾餐桌的雨先生,也可以看到在阅读区读书,或者在茶室玩石头的谷子和芽芽;

  深夜芽芽在房间睡着后,谷子独自在茶室听香、喝茶、看书、缝补,雨先生在单人沙发上阅读、在餐桌上写字。

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空间,互不干扰又相互陪伴,谷子认为这是最理想的家庭关系。

  家庭的仪式感每天都在这里上映,从早餐开始拉开一天生活的序幕,从晚餐结束落下一天生活的闭幕。

  食器柜用来放置谷子家的碗碟茶具,每一样都是谷子精挑细选带回家的,这些也是谷子的宝贝。

  烹饪区根据的谷子身高,特意做低了几厘米,5个炉头的煤气灶,可以同时进行煎炒炖煮等多种烹调方法。

  在谷子家,一日三餐断不可少,且谷子还是一把烹饪好手,家里各种类型的锅具如何收纳是个现实的问题。

  谷子精心计算过,这个吊架最多可收纳二三十个大大小小的锅、锅铲和勺子,是谷子很得意的作品。

  常言道“金厨银卫”,家里超过四分之一的装修费用都花在了厨房,这里几乎聚集了所有大件电器。

  而在城市,虽没有推开窗便可见的葱茏山野,也无可以清刷蔬果的溪畔,但依然有靠自己双手打造的一片天地,烧出孩子老公爱吃的每日饭菜,一家人齐齐整整端坐桌边,带着对生活的热爱与仪式感,咽下日日欢喜。

  相比客厅,谷子更愿意称它为起居室,因为这里是一家人的专属空间,不是为待客而存在的。

  谷子和雨先生爱看书,三日不读书,便觉言语无味,起居室自然而然地成了三口人的阅读区。

  书柜也是旧物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老物件,上有铭牌写着“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”,是从一家二十四小时书店的地下仓库里淘来的。

  两张舒适的单人椅、一个可移动小茶几、再加上两盏落地灯,共同组成了谷子理想的阅读空间。

  白天有阳光,夜晚有灯光,伸手可取书籍、香茶和水果,也有触手可及的知识海洋。

  有时候三个人各自拿着喜欢的书,居坐三个角落,家里安静的只剩下书页翻动的声音;

  有时候谷子与小芽芽合看一本,边看边聊天,也许一小时里只看了不到十页,但那段时光与文字,早已刻在独属于家人的记忆里。

  通常一个空间摆上书架,它就被定义为书房,放一张床,它就被定义为卧室,谷子说这个和室,就是要打破这样的单一功能设定。

  所谓“无即是有”,要做到“无用”,就必须“无有”。这间和室只有两个矮柜一张矮桌,别无他物,如此一室便能幻化出N多用途。

  谷子说当空间有限需求无限时,不妨试试这个思路,一味地追求换更大的房子,并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。

  和室中的桌子,来自东北的一个偏僻小村子,旁边的二十格柜子,也是一件有着100多年历史的旧物。

  和家里大多数家具一样,是谷子费心淘来的,它来自日本京都北野天满宫前的一家杂货店,看到它的第一眼,谷子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,铁定心思要带她回家。

  几番周折,终于心想事成。现在这个柜子装着谷子一家最重要的物品——各种各样的石头。

  当阿喵问及这么多石头都是哪里来的时候,谷子表示这些石头来自世界各个角落。

  有些是朋友们在朋友圈看到谷子和芽芽用石头摆的画后,非常喜欢,碰到好看的石头,也会想着收集起来,送到谷子家或者邮寄给谷子。

  有些是朋友们在朋友圈看到谷子和芽芽用石头摆的画后,非常喜欢,碰到好看的石头,也会想着收集起来,送到谷子家或者邮寄给谷子。

  没有当初女儿送谷子的那颗石头,也就没有后来的“萌石头生活博物馆”,石头对谷子一家,意义非凡。

  谷子偏爱这种有年代感的旧物,它们让谷子感到安稳、感到踏实。那越摩挲越温润的质感,敦实憨厚,是快生活时代所不能带来的安全感。

  谷子认为卧室是休息的地方,不需要很大,满足睡觉和收纳这两点主要需求即可。

  顶天立地的嵌入式衣柜,上方悬挂区下方抽屉区,分区合理,足够收纳夫妻二人的日常衣物;

  如果想营造气氛,开启假窗灯箱,便会映射出温馨的暖光,给人置身古代庭院之感。

  一张小屋框架样式的床,不乏新意和安全感,逢年过节在框架上布满灯串,一秒变身“少女心中的梦幻小屋”。

  床的左手边是芽芽的专属抽屉柜和小衣柜,自己的衣服排排挂起来,穿什么自己选,这样有助于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。

  剩下的空间全部“留白”,大片供芽芽玩耍的空地+一面任芽芽涂鸦的黑板墙,这里有自我管理、有探索、有创造,看似简单,实则是一间灵活性很高的儿童成长房。

  谷子家的阳台才不是晾衣区,用一部烘干机换一个温暖的阳光房,很值。这里也是芽芽平时收纳小物件以及玩耍绘画的小基地。

  谷子坚持打造成“三分离式卫生间”,家庭成员早晚可同时进行洗漱、如厕、洗澡等动作,对于中小户型来说,这样的设计无疑更节省时间、更高效。

  原木材质、黄铜元素和玻璃推拉门,共同打造出这个兼具颜值和实用性的卫生间。

  连浴室都铺了原木地板,谷子说如果你试过双脚踩在原木地板上沐浴,就再也回不去了,那种舒适和彻底的放松,是其他材质所不能取代的。

  比如浴室安装了暖风机,一来冬季代替浴霸,二来每晚浴后会开一小时用于干燥。

  房子改造的好坏与否,不在于 before & after 的对比照有多强烈,而在于生活在里面的人是否感受到了生活的气息,家庭氛围是否有了变化,对生活的喜爱是不是每天又多了那么一点点。

  在整个改造过程中,雨先生说自己仿佛也被改造了一般,之前下班总是拿着手机玩,现在会尝试着下厨做饭,而且竟然还挺有天赋,有了几个自己的拿手菜。

  养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好习惯,自觉收纳自己的书籍、玩具以及第二天上学要穿的衣服;

  喜欢家里来客人,像导游一样介绍新房子、聊自己的梦想,以及自己制作的粘土作品、石头摆画、美术作品;

  最好的设计就是让人感受不到设计,只感受到寻常人家生活的温度,“萌石头生活博物馆”即是这样的存在,也是一家人心中“理想的家”的模样。

  里面陈列着谷子、雨先生和芽芽的家庭日记,关于一菜一饭、一器一物、一桌一椅、一嘻一闹。一家人不离开都市,也能过上理想的生活。